铭心刻骨:傅少的心上佳人 第1068章 他不是信简纯,他只是不信她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饭局结束后,黑色宾利商务车内。

郝正感觉到了整个车内的低气压,下意识的从车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醉酒的男人。

纪深爵头仰在靠座上,深深呼吸着,喉结滚动。

胸口处那抹压抑的怒火,像是无处宣泄,堵在那儿涨的厉害。

郝正抿了抿唇角,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爵爷,您让我查的事儿,我查到了。”

纪深爵仰着头,微微睁开被酒气熏染的深邃眼睛,看着车顶,薄唇里只吐出一个锐利的字眼:“说。”

“信……的确是从……从英国寄回来的,也的确是从陆琛的住处寄回来的,至于笔迹,我派人去陆琛以前所在的母校,让专家对比过字迹,是……”

郝正顿了下。

“是什么?”后座的男人,周身充满了寒意和杀气。

郝正硬着头皮说:“的确是陆琛的笔迹,那些信,不是造假的笔迹。”

陆琛的来信是真的。

有那么一刻,纪深爵也想相信她一次,可陆琛不是别人。

欢曾在睡梦里,一次又一次叫过那个男人的名字。

骄傲如纪深爵,哪怕再不屑,这一刻他的尊严也仿佛被碾碎。

备胎。

纪深爵不想承认自己是欢的备胎,不想承认自己是她的第二选择。

即使那些信是假的,也抹灭不了欢曾在梦中无意识的一次又一次叫陆琛的名字。

何况,陆琛的回信,是真的。

郝正犹豫的问:“爵爷,有没有可能,是有人伪装小姐的笔迹,给陆琛写的信?”

过了许久,纪深爵再次闭上眼,沉默,最后冷漠的说:“不重要。”

陆琛,一直刻在欢心里,从未被忘记。

这个事实,纪深爵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承认。

信,算的了什么,不写信,欢心里住着的人难道就会换人?

黑色宾利,是开往月牙湾别墅的。

郝正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欢。

郝正迟疑的问:“爵爷,是小姐打来的电话,要……要接吗?”

纪深爵的手机在饭局上被砸烂了,他暂时也没有换新手机,欢自然打不通他的电话。

欢给郝正打电话,明显是来找纪深爵的。

“接。”

郝正接起。

那边的欢开口问:“郝特助,爵爷的手机是不是关机了,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在……不在一起。”

爵爷现在正气头上,摆明了不想接欢的电话,郝正不敢忤逆。

可欢是个聪明的人,郝正这吞吐的口气,一下子就暴露了。

欢没有再质问,也没有去戳破尴尬,只是轻飘飘的说:“他没出事就行,你好好照顾他吧,我挂了。”

郝正:“……”

如果不是纪深爵坐在车后,郝正都快忍不住告诉欢真相,因为欢过于懂事了,懂事的让郝正都有些于心不忍。

以前,跟过爵爷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女明星,郝正也不是没处理过,一个个跟姑奶奶似的,跟爵爷在一起过没几天,便自以为是眼睛高到头顶上,走路恨不得都是横着走。

可唯有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