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术强婿秦浩林冰婉 第1861章 捡到宝了?

最后一件竞拍品?

不少人听到窦建民这话,全都神情一凝,内心激动无比。

因为他们得到消息,据说这最后一件竞拍品跟灵阳武尊的坐化之地有关。

傅铭硕等大势力的人眼中也是迸射出一道道精芒。

因为,他们知道这件竞拍品可不是简单跟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有关系而已。

这件竞拍品可是一件从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流出来的令牌。

就连秦浩的脸上也是露出感兴趣之情。

窦建民似乎也感受到了众人迫切的期待,他笑着招了招手。

只见一个旗袍女端着一个托盘莲步缓缓走了上来。

窦建民直接把托盘上的纱布打开了。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一块……令牌出现在托盘之上。

这块令牌并不大,只有半只巴掌大小而已,通体漆黑如墨,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

而且这块令牌有点残破不齐全了。

“这是一块令牌?为什么是压轴的竞拍品啊?”

“呵呵……你这就不懂了吧?它的来头可不小。据说它是从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流出来的。”

“不是吧?难道它是打开武尊什么宝藏的钥匙不成?”

“宝藏的钥匙?那岂不是很珍贵?”

众人看到这令牌,全都一脸的诧异,窃窃私语。

傅铭硕眼中也是紧紧的盯着令牌。

他之所以来参加今晚的拍卖会,除了看看能否拍到助他突破的灵药之类的,最重要的就是为了这个令牌而来。

因为按照各方势力的预计,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恐怕就这两天就要开启了。

现在各方势力都在盯着了。

可以说……竞争十分激烈。

而如果有这块令牌在手,说不定能在灵阳武尊的坐化之地可以占了先机,或者得到什么大机缘。

其实不仅他,就连方景等大势力的子弟也是同样如此。

他们之所以来参加今晚的拍卖会,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个而来。

“这就是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流出来的东西?似乎没什么特别呢?”

翁思宁脸上带着疑惑之情。

秦浩看着主持台上的令牌,脸上也是闪过一抹诧异之情。

他打开天眼通查看了一番,发现这块令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根本就是一块普通木头制作而成的。

只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块残破的令牌之上有一丝丝微弱的神秘的气息。

而且这气息……似乎有点熟悉。

他好像在哪见到过一样。

嗯?

突然,秦浩似乎想到了什么,内心一动。

他手指一点,从纳戒中取出了一物。

这是一块只有半只巴掌大,通体漆黑的木头。

正是秦浩从黑宿教的邢光琨身上得到的那块木头。

这块木头之上也有一丝丝若隐若现的神秘气息。

秦浩发现一丝丝的神秘气息跟主持台上令牌之上传出的气息一样。

甚至秦浩发现他手中的这块木头之上的气息还更加的浓郁。

“难道……这块木头也是从灵阳武尊坐化之地流出来的?”

<